其中有警察、建筑师、医生、越狱专家、学生和一个傻子,导演硬要把疯子变成通关钥匙来设定钱柜qg111老虎机手机

作者:娱乐新闻

不知为何,我觉得警察真的没问题,完全没觉得带那疯子玩得必要,当然,导演硬要把疯子变成通关钥匙来设定,我也没办法。
    可能这电影本身和魔方一样神奇,每个人切入点不同,最好看到的面都不一样。
    但是我看完以后觉得,真心堵的慌,刻意的镜头太多了点,医生的人性化太夸张了点,疯子的智商飞的太高了点,建筑师的苦逼样,等等。一个一个来讲吧
    医生对那疯子的不离不弃一点都没让我觉得她很伟大,反而在这一特定的条件下,变成了对其他人的残忍,允许我适当的补充一点,其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时间,别忘记大家都没补给的,从昏迷到清醒已经有一段时间,还要经过那么多房间,还有那么多高难度动作,没有水和食物还要带这个疯子牌定时炸弹?
    在那种极度恐惧的氛围中,难道还有什么别打击信心、降低士气、抹杀希望更招人厌吗?建筑师倒是干得很出色,样样都会,看到出口也不出去,你丫的心里一定长满了金针菇了吧。
    警察其实一开始非常正常,而且做的对极了,鼓励每一个人,把大家团结在一起,尽量去照顾到每个人,但是恰恰是那种不合时宜的仁慈,消极的态度,让这个警察开始慢慢暴走了,以至于越走越远,每个人都有恶的一面只不过没表现出来而已,而且大家也不愿意释放出来。当然适当的给警察描上一笔更加会让他显得坏一点,这一笔从警察放弃医生开始。
    疯子。。。。。。。你倒是“啊”的早一点嘛

      看完该片,没有想象中的惊世骇俗(可能是和 藏地密码 中的情节相似,先入为主了)。看完翻翻影评,感觉跟我的关注点有些不同,那就也把自己的观点写下来吧,有错误请大家见谅啊。
       跟大家的一样,我们都是生活在一个社会里,每个人做的都是平平常常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合起来就有可能成就一件件巨大的罪恶。但这个“合”是谁来做的呢?或者说谁有这个权力?谁给他这个权力呢?
      片子一开始就给了我们一个警察、一个医生、一个感应器专家(—7次越狱)、一个接近奔溃的普通人、一个学生。话说应该是专家作为带头人吧?(毕竟人家经验丰富)但没有,一上来就是警察做主导,虽然当人们知道专家有七次越狱的经历,但还是警察当了领导。我们可以推测一下权力是怎么来的。看看警察的优势:体格(人高马大)、身份(警察,社会中的保护者)。但更主要的是他镇定。一开始大家都害怕,警察能够让大家镇定,然后拉拢成员按目标前进。也就是先把散沙变成团队,适时的鼓励,获得大家的认同,就成为了隐性的领导者。
       这时有会发现领导者说的话大家都活认同,大家都会迎合领导者,领导者的权力不断扩大,信心爆棚,控制欲就会不断加强。这时就会开始审视自己的团队——谁是有用的谁是拖后腿的。这时任何人的质疑,或者仅仅是言语不当就回被认为是对自己的挑战,是团队的破坏者。片中警察是领导者,团队是建立在“逃出密室”这一前提下的,所以在警察的严重,学生的价值是最大的,所以当学生的理论正确了,警察露出了狡诈的眼神(你懂的)。接着排序,女医生有点用处,一直与自己唱反调,但还没威胁到自身的领导权,可以容忍。但建筑师就不同了,一直没发挥作用,非常令人不爽。特别是知道他是计划的参与者之一,其作用就低的不能再低了,甚至比疯子还要低,是要除掉的对象。
       幸好学生说出了其作用,建筑师的地位才又有所上升,活了下来,但愤怒的种子已经埋下,所以早晚要死,后面被打(成为发泄对象),没人阻止,也是合理。值得一提的是,吐槽后被警察打,是学生阻止警察的,也只有她能阻止。
       女医生扮演角色有点像“民主主义者”。在领导者地位巩固后,却无视其权威,不断挑战,(43:31时最明显)。在警察的眼中,团队的效能是自己和学生产生的,自己和学生就可以逃出去,但两个人的产值能够供应这些人生存,他们的存在也是自己地位的来源,可以一路走。一旦遇到困难,产能不足以支持所有人的行动时,就必须有人牺牲,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遇到声控机关时有一段讨论。在通过这一关后,医生的反抗,疯子的拖累也暴漏无疑了。警察的暴政也为大家不耻。医生明白警察的心思,知道警察早晚会带着学生走,要保证所有人能活,要么除掉反抗者,领导者维护其权威;要么挑战成功,把领导者拉到大家一样的地位。
      所以在55分的时候,就出现了医生成了冲锋者。一开始很奇怪,为什么导演要安排医生跟建筑师这里出现一次暧昧,后来想想,不是暧昧,是拉拢啊!医生不管成不成功,只要能回来,地位上升,人人支持,领导者是也!
       但她失败了。警察看到大家的情绪低落,团队不再,深为苦恼。幸好,有用的只有女学生,只要带上她就好了。不能说服,那就强暴,然其成为自己人,最后还不惜恐吓。这个时候,完全没有领导者的风范,也无需风范了。无需权力,只用暴力就OK了。当发现学生也不能带他逃出,目标失去,那成为暴徒、成为领导者都没有用了,奔溃了。
       后面就是简单的找出路,打架。好吧,不知道怎么写了。

《cube》就像一个梦魇,就像人类自己,就像一个宇宙中的点,让我们无法知道自己在哪里——有一个永恒的话题是,人类从何而来,向何而去?Cube就是用一个寓言一般的小故事告诉了我们一个没有答案然而我们可以猜想的结局……

一群人,其中有警察、建筑师、医生、越狱专家、学生和一个傻子。傻想也知道导演选这么些不同专业领域的人肯定有用处,哦,对,是对逃出这个魔方有用处。让我们来开始一段逻辑的旅程吧!

首先一群人在一个房间中相识并互相介绍自己,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脑子中还没有任何清楚的概念。影片开头我们只知道这个魔方有机关,会杀人,但是不知道的是为什么会带这些人来这里,又为什么选中的是他们?当然我并不关心后者,影片目前最需要解决的肯定是如何逃出这里而不是去瞎想到底他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所以越狱专家二话不说就开始了他的逃脱旅程。他立刻想到了一个简单好用的办法,拿鞋子去试试有没有机关。因为他们除了一身囚服之外别无他物。应该说是这位越狱专家开了逻辑的头。然后没过几个房间呢他就死了。因为鞋子只对暗枪明火有用。他是被酸水喷死的。本来他是所有人的希望,因为其他人的职业似乎跟这个魔方一点关系都没有。

然后第二个线索出来了,女学生无意中看到房间号码。由于她数学很好,便联想到没有机关的房间号码都是质数。这样,她的有用性体现出来了。但是在他们如此顺利地“翻山越岭”一段时间后,矛盾出来了,女医生仍在纠结于到底为什么他们会来到这里等看似对目前处境一点用都没有的问题上。当女医生提问时,我和那位警察叔叔一样感到很恼火,因为这个问题对解决问题一点用都没有!毕竟就算知道了又如何,比如他们猜想的可能是政府搞出来的破玩意,或者某个有钱人闲着没事干投资的一个整人项目等等。(说实话我就是这种人!我对关键问题以外的问题一点都不想听也不想花任何时间去了解!)男警察当然就和她发生争吵,但我觉得他们的台词都说的不错,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男女吵架向来如此,思维方向不同,各说各的理,而大多数人总是觉得女人是白痴,老是胡思乱想一些没用的东西对吧?女医生的提问让那位老是冷眼旁观的建筑师开金口了——没一点新的线索出来,这个影片就没法拍下去了,总不能老拍他们读数字说“是质数!安全!”吧——建筑师说,其实他就是负责建这个破玩意的其中一个人,他负责建外壳,但遗憾的是,他只是——就像雷锋当年说的,他只是一个小螺丝帽,负责整个工程的一个小部分,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分工,他只管做好他自己那部分就好了,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整个工程做完以后居然是这样的!所以他否定了他们的猜想,什么幕后有个很坏很坏的老BOSS啊,不管是政府还是有钱人,其实都不是,恰恰是每一个普通人完成了这个巨大的工程!(其实最幼稚的对人类社会的幻想就是英雄和幕后黑手大BOSS了……看来BOSS也很冤,其实不管是BOSS还是小兵,都只是这个工程参与的其中一份子,都只是负责其中一个部分而已)

所以,在解决了女医生提出的最终疑问后,他们还是当然又回到最需要迫切解决的实际问题上——如何逃脱这里以活命呢?现在,警察作为组织者或者说“政权”在发挥作用(安抚民心,团结一致,动员大家抛弃那个傻子累赘等等),学生负责知识和技术,建筑师负责解答了对于整个魔方的哲学问题,而医生似乎只是代表了人性和良知,她公开反对抛弃傻子,她坚持死也要人性,因为这是他们目前仅存的东西了——当然这句如此伟大而感人的话在警察,或者说当权者眼里就是个臭屁!反抗惹恼了他,他乘一次机会除掉了这位代表人性的女医生——多么冷酷的领导者啊!其实医生在那时不仅没什么用,居然还维护那个累赘傻子,所以她比傻子还要讨厌,必须除掉!——虽然我是觉得医生利用价值不大吧起码也无害啊!可见这种领导者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而不惜牺牲别人的冷酷和虚伪了!当大家知道是警察放手才导致女医生死亡之后,百姓们团结起来一致反抗这位警察了!不过我这个人很奇怪,我居然在想,都在这种环境里了,居然还会有正义这种感情的产生!如果我在那里,最多考虑的应该是如何保自己的命并活下来,我会因为一个同伴故意害死,或者说谋杀了另一个同伴而感到悲愤甚至要反抗最大的领导者吗?也许也会的吧。可是自相残杀在那样孤绝的环境里让我觉得十分愚蠢。所以最蠢的就是那个自以为是实际上才是什么用都没有的警察。(他除了打杀自己同伴还能做什么?)

事情发展到内部矛盾可以说是人类的一个必经环节。如果是持个人主义的,这个词是听别的评论里学来的,就像那位越狱专家,自己走自己的,所以自己也死自己的。害不到别人,但是他的经历使剩下来活着的人愿意以团队的智慧而行动。所以这似乎也解释了人类必然会组成社会……但是一旦形成社会,就必须有政权,也就是最高权力,领导者来领导大家,为了相同的利益而使大家行动一致。但是行动一致不代表思想就会一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和人生态度,而态度消极的人或者弱者智障傻子也就是累赘会被孤立和边缘化……他们成了领导的眼中钉,领导极力想摆脱他们。(想想看搞摇滚搞艺术和许多疯子傻子,还有弱智差生穷人,政府其实都是很讨厌他们的。)领导喜欢正面,积极,听话,服从,所有人思想统一……代表知识分子和带来技术的学生是最讨领导开心的,因为她最有用。但是如果她的科学技术不为他服务,(因为她居然和建筑师傻子站在一起公然反抗他,因为他谋杀了女医生!)所以警察最后还是杀死了女学生。

傻子的作用是在最后才显现出来的,那就是当女学生无法计算天文数字的时候,他被用来当计算机使用——这就是所谓的天才!这个本来最没用的人居然一下子成为最有用的人,警察真是欣喜若狂啊!可惜内斗最终使女学生、建筑师和警察同归于尽,最终走出魔方的居然是一个傻子……看到这里,也就是结局,你会有怎样的想法呢?是不是觉得很嘲讽呢?道德,政治,人性,科学,知识,技术,哲学,居然打了个大抵消,最后同归于尽……而傻子,其实他根本不能说笨,他计算的速度比计算机还快,是否超乎人类的想象呢?人类是否应该像傻子的方向进化呢?

其实说到底,魔方这个机器再恐怖,终究是人类建造出来的。能建造出那么计算周密的东西,人类真的很聪明也很不简单。但是这个天才一般的设计并不是一个人做出来的,而是由千千万万个普通人建造出来的,所以团结的力量的确强大到超乎你的想象,并且你个人的命运和力量也会由此困在这个人类自己给自己搭建的巨大魔方中,根本走不出来……真正能突破这个茧的人,只有疯子傻子或者弱智……(或者我们假设说,他们真的团结一致,不互相屠杀,就可以一起活着走出魔方了,——但话说回来,那始终是最终最完美的幻想,不是吗?否则这个社会还要警察来做什么?)

本文由钱柜qg111老虎机手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